「仙侠游戏」【时光,求你慢些走。】

  前天晚上跟随了我七年之久的电脑终于正式罢工,表示要颐养天年。电脑里装着我各种各样需要留存的东西,现在这老东西不干了,我也只能慢慢的把电脑中重要的东西拷贝到硬盘中。

  有时候人很怕往回看,那些原本已经在时间的长河中慢慢淡忘的记忆,因为看到某些东西就这样突然这样鲜活的出现在眼前,这时才知道:原来我,从未忘记。

  那年高考结束,年少的我觉得自己已经度过了人生中最艰难的战斗,开心的窝在家中看诛仙,跟着小说的文字为小凡着急,为碧瑶流泪,为雪琪心疼。

  初玩诛仙时的我什么也不懂,只是一遍遍的在官网看着职业介绍,喜欢鬼王的霸气爽朗,又喜欢青云的飘逸出尘,又喜欢合欢的妖娆妩媚,又喜欢天音的温婉大方。

  文件夹里躺着将近3多G的截图,全是那时我们一起玩耍的曾经。一转眼,竟然也已经七年了。翻看着一张一张的截图仿佛又走了一遍我们曾经在一起的那些日子,欢笑泪水,离别一幕幕近在眼前。

  我点开那个名叫【生死不离】的群,发现大家的头像都亮着,但是聊天记录却停留在一年以前。曾经一不留神就会999+的聊天盛况,也已经不复存在。我把那些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截图,一张一张的传到群相册里,那些我们一起经历过的时光,也许不是只有我一人不能忘怀。「仙侠游戏」

  ——那张照片是我们在天音杀星星时截图留念的。那时我们不知道截图要用F9,只是QQ截图顺手一截。我们穿着破破的装备,在星宿使者的地方,比着小老虎表情的“耶”聊天框是我们整个一队人的名字上了世界。

  “恭喜大侠xxxx完成玄武七星任务,获得天官赐福”

  ——鬼王二转任务是四个门派中最坑爹的任务,要杀450流波蜘蛛。那时的流波全是清一色的男天音,手里biubiubiu的放着小火球。

  “气死我了!!这些人居然都不组我!!我蜘蛛都杀不了了啊!!这些自私的人,自己挂那么长时间蜘蛛,给我分点又没什么!”色徒总是在家族里抱怨。

  “那是外挂,你点了当然没反应。”

  “Kao”

  等到色徒完成二转任务的时候,他已经50级了。他背着新的练到+3的大刀,在流波石桥上留下了他胜利的身影。

——死泽家族任务是青云大显身手的时候,清歌是我们家族唯一的青云,这个艰巨的任务也自然落在了她的身上。驭雷术、雷云风暴清歌群的泪流满面,而我们则站在台阶上大谈人生。那时鬼王的火焰刀无人能敌,色徒就经常一个一个的点决斗,把武器拿了,把人晕在那边晕到死。有次玩的太忘情,竟然远离了安全地带,色徒浑然不知,把猫儿晕在那里一个劲儿的御空一个劲儿的跳,一边跳一边笑。他不知道他的御空不小心带到了怪,结果横死死泽。那时候身上还没有化身,死一次就是6%

  ——到了蛮荒,晚上挂机大家总是是会挂在一起的,那是商店里没有现成的白装卖,只能穿着60级的衣服2、3个人挂在一起。那时候的白装商店没有卖的,还需要材料才能制作出来。小金库里些许富裕的人呢,会收一些以前师兄师姐们留下来的装备穿。

  ——渐渐的游戏摸出了些门道,色徒也开始整天在炼器师门前刻苦钻研。平常挂机任务检奇珍垃圾符卖的钱都贴进去了,最后成品也只是一件+5的青云90级武器。清歌收到武器的时候很开心,她说那把+5的剑她会一直珍藏,永远不会卖掉。

  ——颜色是后来进入家族的,是个安安静静不怎么说话的姑娘。有时候家族里人在嘻嘻哈哈打闹的时候,她显得很没有存在感。但颜色却是我们当中最早满级的人。她做任务比谁都积极,只要悬赏任务一刷完,分秒必争的就去换任务。还记得有次颜色在昆仑挂雪域狂人,因为来来回回交接任务的人颜色被无意的引到了怪很密集的地方,颜色的挂机有些吃力,血也掉的越来越快。

  “颜色,颜色,快看你的挂机啊。要死快了~”猫儿在群里着急的呼叫着颜色,只是颜色没有反应。后来家族里的大家都去帮着颜色,看颜色打了一下的怪,就帮忙去杀了,颜色就会打第二只。猫儿和夜笙则帮着颜色加血,大家又丢奇珍,又丢药,慢慢的才把颜色引回了正确的挂机位置。

  ——南疆的七里峒的房子,是夜笙与猫儿结婚的新房。那天他们终于集齐了9999点情缘结成眷属。夜笙说: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猫儿,看这么大个房子,都是我给她买的~!

  ——修罗是嗜血的战场,化身从来不敢随身带着,怕一不小心就成为大帮派斗争中的牺牲品。

  ——昆仑仙境是满级后才敢踏足的地方,不管里面如何美丽我们都不敢孤军奋战。对于那时候的我们,仙境就像那散发着幽香的曼陀罗花,美丽而危险。

  ——第一届跨服让不死天音花璇泪让天音这个职业发光发热,第二届不死天音惹眼的花让大家知道天音也是可以暴力无敌。跨服那段时间,第一大帮和第二大帮天天在仙界紫府打的不可开交。龙帮和虎帮尽了全力要为服务器争光,只是虎帮出师不利,竟碰上了冠军呼声最高的队伍。龙帮经过一路披荆斩棘终于进入到了大区四强,在争夺大区二强的那个晚上,整个世界满屏幕的为龙帮加油,原本的敌对、那些谩骂、那些不屑,都变成了鼓励与赞美。

  【惟愿安好,一切如初】

  截图传着传着,一张一张。我竟不觉早已泪流满面……

  “圣诞节那天我和夜笙结婚,希望家族里的都能到啊。你们是我们感情的见证人,我希望你们都能到”

  这时猫儿在群里发出的消息终于炸出了多年潜水不说话的我们,只是许久没有聊天,大家的语气中也多含客气与寒暄,早已没有了当初毫无顾忌的模样。

  我不知道猫儿的婚礼究竟能不能再次凑齐我们家族里的这些人们,但我知道,这段诛仙的游戏经历也已深深刻在我们的心中,我从不后悔玩诛仙,也庆幸自己在最美丽的年华遇到同样最美丽的你们。回想昔日种种一如往昔,惟愿大家安好,一切如初。「仙侠游戏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