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滴,脸部捕捉开始,虚拟形象生成,为大家带来爱和欢乐的“面具”,带上。」

  荧幕中的她们,有开播第一天就用虚拟形象教观众打“手”冲,还常常“无能狂怒”的清楚系法国女仆;也有永远对观众喊“起立”却从不喊坐下,喜欢猫着腰在滚筒洗衣机前直播(自称)的腹黑班长;还有每次开场都是非常元气的“嗨多磨”,玩游戏时常常把“花Q”挂在嘴边的“超级AI”。

▲开幕雷击!!!

  她们就是VTube这个从诞生至今不过2年,在业界分量却水涨船高的行业里的中流砥柱。

  对于中国的观众来说,VTube和VTuber应该还是非常陌生的。那就先来科普一下它的定义,全称:Virtual YouTuber,翻译成中文就是虚拟up主,是以YouTube为平台进行影片直播和投稿的虚拟偶像。

  和传统的虚拟偶像不同,VTuber是由真人声优的语音演出,由软件动态捕捉的动画虚拟形象两者构成的,得益于网络流媒体直播在2015年之后的快速发展,和“初音未来”“洛天依”这样需要精心制作,才能和观众单向互动的虚拟偶像不同,VTuber又稍稍打破了一点次元壁,充满魅力和幻想的虚拟人设,还能在直播中和观众进行互动的纸片人老婆很快成为了YouTube直播的新宠儿。

  调研社user local统计,截止2018年12月,风靡网络界的油管虚拟偶像总数突破6000人,至2019年5月,这个数字则突破8000大关。

  在这超过8000人的VTuber从业者中,有个被称为“VTuber始皇帝”的唯一神一般的存在,她就是一开始提到过的“超级AI”—絆愛(kizunaAI,以下简称为爱酱)。

 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VTuber以她2016年12月1日在YouTube上投稿的「T【自己绍介】はじめまして!キズナアイです」为契机,爱酱开始了她的偶像活动。

  2017年3月23日,YouTube频道订阅超过20万。

  截止2019年8月21日,爱酱的YouTube頻道是2,673,799 人。

  但非常嘲讽的是,行业的快速增长所来带的,并不是更多想给观众带来爱和欢乐的追梦人,而是外围资本的争相进场,不断渗透着这个本该纯粹的新生行业。

  今天的话题,就是从Vtube界最黑暗的两个月,“爱酱被一分为四”的事件展开的。

  2019年5月25日,爱酱上传了一个名为「キズナアイが4人いるって言ったら信じますか?(如果说有4个绊爱,你相信吗)」的视频投稿,视频里爱酱指出自己其实有4个分身,分别负责视频制作、直播、游戏等工作,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诙谐的小视频,用比较轻松的方式讨论了爱酱平时的工作,以及“爱酱”这个虚拟偶像到底是什么存在的问题。而随后的A.I.Channel官方推出的“四个绊爱”企划引起了粉丝非常热烈的讨论。

  6月9日,爱酱二号机登场,“中之人(泛指VTuber虚拟形象下的声优)”声线偏成熟,主要在爱酱的主频道进行活动,和爱酱初号机共用一个模型。网民“十頓 工材”当天发布文章《キズナアイが『替わる』》。直接指出爱酱背后的运营公司Activ8内部人员大换水,原本的5名主创只剩下大阪武史一人,并将爱酱出现4个的矛头直接指向Activ8董事副岛雄一。

  6月15日,爱酱三号机登场,中之人声线更接近初号机,和初号机共用一个模型,且主要在游戏频道活动。

  6月30日,绊爱生日会上,讲中文的四号机正式登场,四号机和之前登场的爱酱在服饰上还有所区分,四号机穿的是旗袍。在生日会日本主会场,初号机仍有登场,但在上海分会场,却只有四号机登场,这引发了中国粉丝非常大的不满。

  7月份开始,在YouTube的官方频道里,初号机的曝光率越来越低,二号机、三号机进行单独直播的次数越来越多。

  虽然在Vtube圈子里,挖掘“中之人”的现实信息是被不齿的,但在初号机愈发有隐居幕后的信息传达下,网民们还是开始寻找初号机的中之人信息。

  最终初号机的信息被锁定在一名名为“春日望”的声优上,经过了声纹对比以及对于春日望推特上社交信息的分析,基本可以锁定春日望就是爱酱本人。

  7月25日春日望的推特中(现已被删除),传出了明显的负面情绪,大意是不想输给讨厌的大人,想要保护自己的内容。

  这直接导致了二号机和三号机在直播时被许多愤怒的粉丝谩骂,且后续上传的视频出现播放量低下,点踩数大于点赞数的情况出现。同时BILIBILI上的粉丝数量从接近100万开始快速下滑。

  在今年的ChinaJoy上,来到中国现场的也只有四号机,遭受冷遇,同之前登场同为VTuber的“夏色祭”登场的热烈反响形成非常大的反差。

  8月19日,Activ8和初号机在日本电视台的节目“人生が変わる1分間の深イイ話”中出场,节目组问道VTbuer和运营公司之间的收益该如何分配的问题时,初号机回答说:中之人只拿固定的工资,而扣除工资后,爱酱剩余的收益都会归运营公司所有。这让爱酱的YouTube頻道的关注人数经历了一次快速增长后又快速下滑的现象。

  很多粉丝都调侃这是“这个VTuber怎么这么可爱,关注了”到看完频道里的视频后“副岛雄一怎么这么傻逼,取关了”的观众心态变化。

  至此,“四个绊爱”企划推出2个月后的现在,初号机的曝光率依然持续走低,爱酱的B站关注人数已经跌破90万在已经结束的C96上,爱酱的相关周边也只有少数卖完。即使这样,“四个绊爱”企划依旧没有停止的预兆。

  在这期间,粉丝通过挖掘副岛雄一、爱酱等人的推特信息,也找到了几个非常有意思的瓜。

  爱酱在2016年开始活动的时候,背后的运营组Activ8只有5名员工,但3年后的今天,曾经的5人核心出走4人,Activ8已经快速增长到了120人以上。而研究了许多Activ8员工的履历后,大家发现他们都有任职于“株式会社Dazzle”的经验,而这个公司,董事名单里也有副岛雄一的存在。

  这种完全不像是两个公司正常商业合作的情况,不禁让人猜想,Activ8或许是遭到了Dazzle的侵蚀。

  而粉丝们更是发现,爱酱四号机的中之人“サーリア(纱利雅)”有非常大的可能会是副岛雄一的地下情人。因为两人在推特上发布的宠物猫是同一只,而且在纱利雅推特为数不多的点赞里,总能看到副岛雄一的名字,而纱利雅本身也并不是专门的声优学校出身,四号机的专业能力也时常遭到粉丝们的质疑。

  即使没有直接证据,可能涉及到钱权色交易的Activ8和爱酱的活动运营,的确满足了被愤怒遮蔽理性思考能力的粉丝,从这些“瓜里”寻找到自己想要信息的条件。

  爱酱的这次事件,在VTube行业里却不是首次出现的个例,今年4月初,知名VTube团队“游戏部企划”四位VTuber的中之人,发表的推特揭露了VTuber业界极其黑暗的一面,自己现实的社交账号被运营公司24小时监控,还曾经被迫只睡四小时之后就继续出勤工作,在公司里还收到其他员工的霸凌,在网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
  以上还只是因为知名度足够,有足够的力量可以发声对行业进行声讨的个例,而在超过8000名的VTuber中,有多少人在遭受同样的不公平待遇,我们无从得知,因为前面就提到了,为了个人隐私的考虑,粉丝们一般不会主动去挖掘中之人的信息;那这种不公平的待遇该如何得到公正的处理,现在看来只有行业自审或通过劳动仲裁的方式解决问题。

  作为贩卖欢乐和希望的VTuber,一般来说虚拟形象中不允许出现出现特别悲伤的表情,而在这些纸片人老婆的或元气或搞怪夸张的面具下,她们的欢乐和希望又该由谁来给予?我想绝不会是黑心作坊的“屑运营”,也肯定不会是怒火攻心随意“炎上”的粉丝们。